努力研习佛性写文,阿米豆腐。可以叫我水母≧﹏≦
安雷不逆👈顺便一提

【安雷/ABO】欲得而甘心07

*西幻AU,骑士安x王子雷

*前文地址:1 2 3 4 5 6



 

失神的骑士肩膀起伏像在苦笑,嘴唇亲着雷狮脸颊边每一根发丝,低沉吐字。

 

“不要...和别人订婚,好吗?”

 

王子木讷在原处,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,脑海里空白一片。

 

他被安迷修禁锢在怀里,贴合的唇膜带有白檀木的香味,吻食他的喘息,如同小时候滴在他脸上眼泪一样,把他烫到化了。

 

柔软的触感蹂躏雷狮的身体,他面容扭曲起来,像是他看到挂起来的一把佩剑对他说话了。Alpha的欲望愈加浓烈,手掌揉起他的胸脯,捏住上面的红点逼出低叫。

 

“啊,你...居然...”

 

王子的腰在颤,那些夜晚无谓的肢体触碰在他眼前晃过,曾经在他睡熟时游走在他胸口上的湿润重新勾勒出泥泞的画面。不是梦,他被这个男人细细舔咬过,浑身上下,也不仅是这人一时兴起的发泄。

 

他对着浑浊的绿色眼睛切齿,蓝色的雷光溢满屋子。

 

帕洛斯一个男性Beta自认一向对Omega以礼相待,他非常想请谢杰珂小姐坐下来喝茶,事实上Omega确实坐着。

 

“不知道您是否了解过,远古时期一对Alpha和Omega组成部落负责生育,与他们有一定血缘关系的Beta们负责劳作。我其实认为不公,Beta们是工蚁吗...哎跑题了,我希望小姐您能知道保护Omega是Beta的本能,请您务必放心。”

 

他说罢努力和善地微笑,椅子上被绑成香肠一样的未来王后满脸泪痕,嘴还被堵着,摇晃着木椅发出咯吱响声。

 

帕洛斯摊手,觉得自己不能再讲道理了,他正想不如请人早点入睡时门被粗暴地打开。

 

来者目光阴狠,无助的Omega立即像只被吓傻的小鸟,蜷缩发抖。雷狮衣衫凌乱,身上还沾粘着白檀木味,衬衫被撕开一道口子,泛白脖颈上的几个红点难以掩饰。

 

“老大被叮得不轻啊,皇宫的公园该除虫了。”

 

“帕洛斯,你下句话如果还是废话,我不保证你明天还能笑的出来。”

 

王子冷淡地笑了,见习魔术师后背发麻,眼珠转动竭力思索。

 

“...公爵之女死在咱们着恐怕不妥...就算嫁祸给别人也...我的师父会高位魔法,或许能小部分修改人的记忆,如果殿下您亲自去和他谈的话,说不定问题就解决了。”

 

帕洛斯陪笑。第二天三王子的未婚妻哭着离城而去,宫殿里泛滥起另一种传闻。下人们偷偷聚集在一起,议论故事里的王子与他的骑士如何淫乱不堪,被贵族的女官撞见,可怜的谢杰珂小姐迫于家族压力仍要嫁给他。

 

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反是笑了,如果雷蒽是想斩断他的左膀右臂,现在算是成功大半。

 

可同样的把戏,他一样信手拈来。

 

全文点我

评论 ( 100 )
热度 ( 1339 )

© 都不知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